Roaming Life


參禪
2013年十月24日, 23:43
Filed under: 雜記

關鍵字:事情的真相、人性的本質、自主學習、教學與課綱、科學素養、再訪率、1 AU、Personal Butterfly Effect……

今天慕名聽了孫維新教授的演講,實是不虛此行。

講堂開始前一分鐘,我還窩在座位裡溫習西概。孫教授一啟唇,便掉入兩個半小時的故事無法自拔了。

腹有詩書氣自華,孫教授當之無愧,只不過肚子裡的墨水改了些成分。

但那絕非只是洋墨水,更是參透了老天的精妙。如同孫教授的講題──學習向科學參禪。

※※※

雖說要談末日迷思,整場演講卻遲遲進行至四分之三左右才邁入主題。

一開始心輔主任無意的一段小爆料,讓孫教授意外展開一段漫天奇談。

談說謊,談人性,談真相,談政治,談態度,談理念,談教育。

教授毫無諱言的指出:時間給予一個人成熟的能力,卻同時悲哀與欣喜地讓他體認到兩個事實。

一是人性的本質,另一是事物的真相。

人性的本質中惰性是不容遲疑的,在當前台灣一窩蜂搶公飯碗的現象便可知,「穩定」是安逸與墮落多麼龐大的藉口。

沒有接受挑戰的勇氣,亦象徵著創新、服務的熱忱消失。這樣的公務員、政客卻掌管著國家的政治,事情的真相當然就撲朔迷離,大海撈針。

事物的真相便是,一切事實都沒有那麼簡單。

尤其在人手中,經過權力的度長絜大、關說的斡旋袖舞、利益的牽拖糾扯。

看似最愚笨的人總是那個相信事情很簡單,一路蠻幹奉獻的人。

※※※

老師舉了一個英國科學家的例子,法拉第,發明發電機與馬達的人,貢獻如此偉大卻又不凡地謙虛。

他的事蹟處處為台灣政治人物的諷筆。故事我不細說了。

但其中有個小小的插曲讓我蠻驚訝的,便是那位原來提拔法拉第的教授戴維,

雖然他曾一度忌妒法拉第在科學成就上的「功高震主」,有幾度持反對意見讓法拉第成為皇家科學會成員。

但在戴維最後終老前,了悟人生事理之後,他依然能放下成見、盡釋前嫌地向英國女皇鄭重推薦法拉第這位人才。

我們不能要求每個人的度量能撐船,不過至少要有承認犯錯的能耐。然後學會放下、尊重、欣賞。

在台灣政治鬥爭氛圍裡,我們看不到就事論事,一切霧中打鳥,最後來個不了了之。

※※※

教授口鋒一轉,不知不覺便談到教育了。

甚麼是教育呢,老師提出一個很有趣的比喻,與博物館的再訪率(revisiting rate)有關。

如何讓學生在聽完老師的講說後,高興地帶回家滔滔高論一番,並仔細深入探索這個議題,

這個動機是引發教育存續的關鍵。(就像是博物館要有留住顧客的吸引力與收穫引領他們再次造訪,這個館院才有存在的價值)

驀地想起今天課堂上雅詩老師說的,學習「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美國,連國小生都能do a  project, because they have to train themself to find the answers by themself.

聽到教授提到的例子都覺得很有趣,有小孩問,星星為甚麼沒有綠色的?

也有小學生的企劃案是:吃進去的東西和大便的顏色有何關聯? 仔細思考起來都覺得這些問題都很有趣,只是自己在童年為何都不曾留心?

教育啊教育,並非只是紙筆上獲得高分的技巧,而是影響一個心靈方向的觸動。

我想,台灣教育缺乏了某種活力,制度的僵化與課綱的框架很可能是繼續造成十二年國教依然跛腳式走停的因素。

然而,在眾多直升機父母的緊咬逡巡之下,加上隨意搧風點火的民意輿論,台灣如何去透視教育的本質?

(各方觀點都以自身面向「自以為是」的提出最佳方法,企圖全盤翻案。很奇怪的迷思:每個人都十分看重自己。沒有總觀的視野,真的對我們下一輩的學生是好的嗎?)

有多少心靈葬送與愚化在這種盲目之中?

※※※

我最喜歡孫教授的一段演講,其實是關於自主學習的部分。

我很喜歡教授描述的那種感覺:

───當你每天睜開眼,你開始不由自主地去尋找新的知識、新的議題。

覺得每天學到一點點東西,感覺到自己不一樣的改變,那種感覺真好。───

那正是前一天我正在思索的感覺。

這讓我回想起我進入台大的初衷,尋找一段充滿感動的學思歷程。

將來回想,我或許會清楚記得,某一個時刻,某一個地點

我的心靈被觸動了,意識流正汩汩地湧───






對了,忘了說。

科學只是為了讓生活簡單些,減少不必要的恐慌。
認識自然是一種必要,不論是向內向外的延伸索引。

以佛家法來說,大概就是明瞭正個世界到底在如何運作吧?

   老張 10.24.13 @ 23:59





total of 124439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