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4/14
2014年四月15日, 00:09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早上睡遲,隨手打開手機發現時針多挪了一格。踏出房間後,細細的風直灌衣袖,才明白是溫度讓我暫時回到意識的小冬眠期。

欒樹沙沙的敲叩窗上玻璃,陽光像加了濾鏡,儘管天空大致清朗無雲,那螫人的威力卻大減。原以為熾熱過後的大地會是滿目枯槁,舉目焦荒,反倒不是,世界回歸一種蕭索:涼涼的風、淡淡的雲、薄薄的天。在你以為快要遺忘這種平靜時回來了。就好像這個熱水沸騰、滾燙不安的社會,一天瓦斯用罄,竟也就安靜了下來。

真是希望如此。但我的靈魂卻彷彿生鏽,有種無力感驀然蔓延、癱瘓。腦中盡是這幾日的後理前瞻,卻在在凸顯出自己的愚蠢;另一方面,未雨綢繆的想法又徒添一層焦慮。如在時間中束困,滯重難行。我開始漫無目的地走,徒步繞著總圖後面的草坪,吹著閒散的風,看著匆忙而過的人車,一圈又一圈。

心總嚮往一種狀態:清澄卻擁有能量。然而在忙碌間、空白間胡亂填充、捨去,反倒離這方向愈來愈遠,心情進入週期般的胡同,時而精神充沛;時而有氣無力。

在醉月湖,觀賞風的魔術,物理凝態館的倒影在粼粼水波上聚散;在紅操場,瞧睇球的拋物線,足球於流竄紅色的高筒襪間,飛射、旋轉,直至越過我頭頂。繼續晃蕩,如遊牧般的行走,我覺得好像找到了一點點徒步的感覺回來。彷彿它可以幫我抵抗這種週期性發作的無力,在那舉足之間。

但這真是個好天,圓滿的月高掛在闃黑的夜晚,可見幾顆星眨眼。樹影婆娑,燈火幢幢。風蕭索的澆熄了野心、平緩了澎湃、吹散了執頑。我不知道,在一種無力的狀態裡,也許也是種機緣,讓自己好好沉澱、再次閉上眼。

4/14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402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