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5/15
2014年五月16日, 06:50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最近時常想起孟子說的: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
深深覺得他洞察人性。
一顆無法定持的心,那種搖晃、惶恐可謂捕捉盡矣。
但那究竟是誰造成的呢?他人還是自己?

今天才知道,原來莊子裡的大鵬起飛時,翅搏水面,濺起的水花是深深地刺痛著牠。我可以想像,滯重的身軀,好不容易等到一陣大風,才昇舉而起所費的氣力。根本不是以為的輕鬆。

時間有時如刃抵在喉前,你只能聽命。有時卻如一頭羊,被你牽在手中。但你卻選走放牠跑了。好吧,生活就是一個重複卻無法想像的角色扮演,你其實很難一直掌握對的情緒。
儘管很糾結,自己卻忍不住想好好記住這波折的一個月。

5/15 已關閉迴響。


關於愛
2014年五月16日, 06:39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以前,同學拿了一張班刊封面的設計稿給我。上頭是精緻的現代插畫還有一個LOVE的字樣。

我看了一眼皺了皺眉,我說:「我們主題好像跟愛沒有關?」

同學回答:「那個愛不是你想的那樣!」一時我尷尬不語。

現在回想,原來我從小到大對愛的定義一直很狹隘。

爸媽沒有仔細和我說甚麼是愛,他們很靜默、努力,在工作崗位上旋轉、在家庭雜務間徘徊、甘心奉獻自己於我和妹妹兩個小毛頭。

他們教我們秩序、要我們讀書、陪伴我們長大。那是愛了,只是原本我以為以親情來定義會比較適當。

愛彷彿總是潛藏危險的,就像電視劇裡的難分難捨,衝撞力十足,

我一直把愛隱隱看作愛情。

後來遇見基督徒,聽他們在路上傳教,傳唱聖歌。也遇到信仰基督的同學,和他們合作報告。

她的生命開放迎接照面而來的每一個人。

她總是不諱言去表達心中對某些人的感謝,以及欣喜與支持。

老實說,一開始我愣住了。我一時無法反應過來,那樣的愛是如何的寬廣、如何的輕盈

「原來那也是愛嗎?」我疑惑的問了自己。

 

昨天在活大,被同鄉人攔了下來,問我怎麼都沒去參加友會活動?

我說自己實在抽不開身。其實我不知道這算不算藉口,事情的確很多,但有時候我純然處於一種晃蕩的狀態,例如遇到那人的時候。

其實我也很訝異,我們幾乎沒有任何真正認識彼此的機會。就只是彼此知道對方是誰。

但她竟然總是如此熱烈的和我打招呼,並希望我加入他們的團體。

老實說,我很高興她對我的關心,我感到一股溫暖,被重視的感覺。

但我還是繼續我的遊走。

面對她的熱情,我又開始不禁想同樣的問題:我究竟要成為甚麼樣的人?

走了多年,我依然不清楚。

我一直小心呵護自己的靈魂,但有時,卻忘了他該如何與其他靈魂交流。

也許想參加救生班的動機有那麼一點是企圖踏出自己故步自封的生活,

讓別人看到我有執著的一面。

也許報名了陽明山的志工也是,如果我能站在山巔與他人分享喜悅?那究竟是甚麼樣的感覺?

面對愛的意義被打開,心裡一股衝動往外奔出,但我覺得自己依然有一種悵然,

應該說更像是一種疑懼,

我究竟適合嗎?

每每沒有意料到的回應總令我卻步,總讓我心中波瀾興發,檣傾楫摧。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愚笨至極。

 

某些時候倒是自己預設了太多立場,

不知道為甚麼,自己總對別人有太多的預期,總以為某些人是理解我的。

有時便想一股腦兒像那人訴說,其實別人跟摸不著頭緒吧?冷漠的回應真是自己自找的。

另一個原因大概是心裡總幼稚的期待別人的欣賞,自己依舊對他人的眼光弱不禁風?

原來自己仍是不夠成熟的。

面對種種的疑惑,在一種不斷擺盪的心情間,面對自我的人生,依然得自己走啊。

 

 

關於愛 已關閉迴響。


5/13
2014年五月13日, 23:33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I need inspiration,
not another negotiation.

5/13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249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