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記2/6-2/7南橫行
2015年二月10日, 00:04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繼去年暑假的花蓮縱騎,今年寒假有幸又跟上這次南橫的單車之旅。
雖然行程緊接在寒訓之後,讓我當初猶豫了許久,不過感謝鈺明哥的大力勸進,讓我沒有錯失親自踏訪南橫大山大水的機會。
成員中有去年的舊識,也有新夥伴,尤其要感謝長年部的大哥大姐們,沒有他們的規劃、經驗與智慧,這趟旅程恐怕無法這麼順利進行。
當然,得感謝神,因為主為我們預備了一切,所有的體會與感動由斯而湧生。
行旅中多次睹見鷹迴旋天際,鴞音裊裊,彷彿見證著、傳遞著主與我們同在的訊息。

DSC01868

南橫。有種野性的寂靜。
說他安靜是因為這必然是一條荒涼的公路,沿著山壁深入崎嶇、險峻的山陬河谷,少有人煙,與外隔絕。然而,沿途大山大石處矗立不絕,崩塌的裸壁與盛旺的綠木爭搶著峭壁的領界與邊線、底部卑南溪水湍流不停地沖刷山崖,反倒很有野性的況味。置身於愈原始的山川中,愈能感覺到一股威脅,那種從景物裡透發出的高聳、重量、堅硬,使人自知己身的力量無法抗衡。這種震懾,總讓自然的狂也很是迷人。

想起前一晚民宿老闆娘已經隱隱暗示:「你們將要騎入全台灣最荒涼的鄉鎮。」大家在車裡議論紛紛,想知道到底是多荒涼,老闆娘卻賣關子沒有回答,只叫我們自己去看看便知。
南橫位於台東線的海端鄉,很有趣的名字,因為「海端」事實上並無靠海。據傳得名來自於布農族人過去為了挑海水製鹽,順著溪水走出封閉的眾山,來到的海的那一端而得名。從他的名字來歷可一窺這裡是多麼的匱乏與荒涼,因為連稱呼這個地方也寄託著離開的想望。

DSC01873

我算是還沒見識過大山。去年騎過玉長公路時,在海岸山脈的山腰騎行已有種壯闊之感,沒想到在南橫更是強烈。南橫公路的坡度並不陡峭,大多路段沿著等高線繞著山崖緩緩提升,而且蜿蜒曲繞。常常出了幾個大個隧道就會發現對岸海拔較低處是自己剛剛騎過的路,而此時驚覺已自己置身高出幾百公尺的山崖上。尤其過了修築公路的管制點,有一段沿著河谷的大繞彎,就是如此地不斷在爬升、不斷在撞見自己過往剛騎過的路。我時常停下來,定睛看著自己剛騎過的路,有時在後頭的夥伴正好路經,低頭前傾,雙腿正用力地踩踏著鍊圈克服阻力較大的上坡。我常會以為那就是剛才的自己,也是如此深陷在當下的境況,那樣埋頭苦幹的前進。
我很詫異,為何自己不曾想過抬頭看看、或是著想想海拔更高路上的風景呢?我想人在生活裡也是如此吧,太容易陷入屬肉、與目前自己生或的視野與範圍,而無暇、無法思考更廣大的視野與高遠的層次。而神正是以這樣的角度無奈而焦切地看著我們吧!祂知道我們終究會走過哪,最終會停下在何方。
第一次,在山裡體會了一點點那種神居高臨下的視野,深覺自己不應該只是完全以靠著自己的想法力量去衝馳,也必須仰望倚靠神來告訴我們方向與力量。每當疲憊時,便呼喊主唷!向山谷裡呼求,求主聽見我們的呼喊。
DSC01879
今天的目的地是利稻,穿過最後一個隧道,山谷中的河階小村便映入眼前。
鈺明哥說得不錯,利稻真有點桃花源的味道。

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我們沿著卑南溪上游持續騎行,過了無數彎道也難以數清了。下利稻村時,夾道不是桃花,卻是妖豔的緋櫻飄落,灑滿整個泥坡。
剛滑落坡道左拐第一家商店是老招牌陳大姐的名產店。我們先在此稍作休息,待後面的夥伴跟上。這時正有一團剛從栗松下來的旅客們正在談天打牙祭,我正好分到他們的福,吃了一塊滋味冰甜的小蛋糕。
陳大姐有那種熟稔接客的東道主之風,二話不說扭開泡菜罐供在場旅客嘗鮮。她體態微臃,有著一頭燙蓬的髮髻,說話親和但帶點虛榮心,想她必很滿意現有守成的祖產。
待大家都到的差不多時,下午三點我們才正式開始我們的午餐,每人一盤炒飯還有兩壺鮮嫩的蘆筍湯,佐以陳大姐三罐自家醃製的泡菜。吃完暫時忘卻騎車上來大腿的痠疼與疲憊。
剩下時間就交由大家各自利用了,我們先簡單回民宿沖洗一翻,之後再上街走走看看這安靜的小村。

利稻也許是這趟旅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地方,有時我仍在納悶,在網際化無所不在的世界,在如此沸騰喧囂的台灣,竟還有一塊地能夠如此自給自足的安靜生活?
我低估了海拔的高度,原以為在低緯的東部騎車,不需準備太多禦寒衣物。但日頭漸漸西斜後,順坡而下的山風不斷灌進這塊谷地,讓我微顫發抖,不敢脫下僅有的一件藍毛織衣,寒冽風中的利稻,有種蕭索。
我們來到一塊類似活動中心前的廣場,黃髮垂髫正諧同玩著槌球(真的只有老人與小孩,青壯年大概外地工作去)。

記2/6-2/7南橫行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2302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