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少年盆城
2015年四月24日, 23:43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接近午夜的林森南路上總是湧起一波波的間歇車潮,從北方飆騎過來,直潛進中正紀念堂底下的地脈。彷彿有著迫切的時機不可錯失,如同候鳥抓緊氣流,烏賊泅泳黑潮般在碌碌的集結。

高速機轉的引擎無法自拔的咆哮,直到下一次的紅燈亮起,聾耳的聲響才暫告段落,方才車輪輾馳而微溫的路面頓時空曠,又浮現種詭譎的靜好。

在被期中考無限延伸的夜,他趿拉著快要解體的藍白拖,匆匆跑過馬路。
不能緊貼腳掌的鞋底像個彈性疲乏的響板,不情不願地拍打地面,小碎步總成了一種笨拙的舞姿。

如果說夜一隻餵不飽的獸,怎麼樣也有空虛可以吃掉聲響。那他覺得這種飢餓好像是會傳染的。

在室友都已熟睡的房間,被寂靜放大的食慾總讓他充滿罪惡感的走出宿舍。硬塞的知識已無法飽足一個人的靈魂,往往只是如蝮蝂般疊重超載。
也許是那樣的沉重與無力感,讓他覺得需要透過膚淺的口腹之慾來轉移焦點。
於是他徘徊於一家便利商店的冷藏架前,猶豫著該對哪樣食物下手。

一陣喧鬧引起他的注意,在店裡的角落有一群人正鼓譟著。酒瓶錯落的放置在桌下椅上,夾雜著幾個外國人,飄出幾聲囫圇的醉語。他們出手划拳,一邊夾雜著吆喝和歡呼。此起彼落的交談。

他從窗外凝視了他們一會兒,又躡手躡腳的返回宿舍。(未完)

少年盆城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395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