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辯論雜想
2015年五月5日, 14:43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真理到底是愈辯愈明呢,還是不證自明?

你若問以前的我,也許個性使然讓我傾向後者,
因為我實在不喜歡針鋒相對的辯論。
除了聲音外,句句語末都包藏著意識形態的暗刃,要趁罅隙把對方切得皮開肉綻。
剝除他的武裝,證明他的想法只是不堪一擊的糖衣。
贏的痛快,也許不在於自己的論點有多理想(理想多半不切實際);
而在於再次漂亮地演繹了歷史定律:
有甚麼事是真能完美而無懈可擊的呢?

對於真理,我的腦海總是浮現老子騎著青牛出城的背影: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世人如何淫浸於逞一時口舌之快呢?
由此對言語的不信任讓我只是相信有一種虛空運行著一切。

然而,既然「相信」了,卻說不出個真理所以然來,不是很矛盾嗎?
大學的生活處處要我"be specific",
突然,我不能再放任自己看似相容卻囫圇不清的言談繼續下去了。

此時亞里斯多德對真理與修辭的看法此時非常吸引我。
“Rhetoric is useful because things that are true and things that are just have a natural tendency to prevail over their opposites, so that if the decisions of judges are not the what they ought to be, the defeat must be due to the speakers themselves."
換句話說,真理存在的話,它傾向得勝一切的惡。如今卻變得模糊不清、眾說紛紜。所以問題真正的癥結應不在真理本身,而在語言蒙蔽了真實,在於運用修辭以假亂真的我們。
修辭,便是一種工具,它可以解構真理,亦可指認真相。
思考至此,我才發現自己以前的誤會,
原來辯論一直是徹底的進步史觀,樂觀的意識形態。
如果我有那麼一點期待著這世界的美好,我想我還是得需要這樣的能力。我還是有使命讓真理篩盪地更加澄澈。

當然,辯論是一種極易讓人迷失的武器。
為了鑽邏輯的疏漏、為了掌握談判中權力的流轉。
常常不知不覺已經悖離的自己辯論的初衷。
事後回想自己身陷其中而不可自拔的樣子,
依舊感到罪惡滿身。

但我其實沒有攻擊辯論的意思,自己向來不是個會說話的人,也因此困擾很久。經此思辨一回,以前有搖筆度日、閉唇養靜的夢倒確確實實隨風飄逝了。
如今只是重新深刻意識到「說服」與「言而有物」的重要,儘管我很難總是熱衷其中。
尚且不論理性辯論的功能性,我最大的期望仍是在彼此的溝通是建立在效率與誠意的基礎上。以此為誡,我希望自己的言談不再是空洞模糊來掩蔽我的想法。

至少,辯論在生活中還是十分有用的。例如和那些頑皮的小孩。
面對他們的天真,我不想用道理束縛他們,那只好硬著頭皮用口舌來和他們蠻幹一番了……

辯論雜想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238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