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聖山—少年墾丁之ㄧ
2015年十一月11日, 11:46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在墾丁的每一天,只要步出房室,都在仰望大尖山。
從狹長的鵝鑾鼻半島看去,宛如尖尖的角錐聳立天空;或者從西方的貓鼻頭半島迎面相對,如一塊大石板被遺落在荒蕪的牧場上。
他是多麼突兀,又多麼沉穩的嵌在這塊變動的珊瑚礁岩上。
每一天我都忍不住注視他一眼,彷彿顏回凝視孔子,仰之彌高、望之彌堅。
大尖山在我心目中,也是這麼一座聖山。

每每走上近海的瞭望台,像是鵝鑾鼻的滄海亭,
總是不免要拉拉遊客,請他們將目光向我手所指往的方位移去。
「各位是否有看見對面的半島有一座特別突出的山峰呢?沒錯!這就是墾丁著名的大尖山。
大家與不妨看看我手上的臂章,我們墾丁國家公園的標誌:藍天、白雲、大海,接下來就是你所看到的大尖山。
大尖山很特別,詩人蘇東坡曾說:『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他就是這麼一座山,從不同角度也會呈現不同的面貌!
爸爸接下來要開過去西岸貓鼻頭嘛!那你們路上可以仔細觀察這座上山喔,
他只有從東邊,也就是我們所在的位置看過去最尖;慢慢開到西岸,你會發現他面積愈來愈大,變得好像一個雞冠一樣。
也有當地人覺得像一塊大石坂,大尖山腳下的地名也因此叫大石板……
那我們接下來繼續往他旁邊看過去,依序是小尖山、大山母山、核三廠……」
總是一不小心拉拉雜雜講了一堆,但剛好讓在悶熱的鵝鑾鼻公園中走喘的遊客們可喝幾口水。
不過我倒是很樂意娓娓道來這段。
若非陰雨多霧遮蓋了半島沿途的海岸風光,很少有一段海岸線如此迷人,又是自己可如數家珍般指出所有的地景了。

關於大尖山的身世,有人說,他是從外太空砸下來的大隕石。
這其實是學名上的誤解,一些地質學者稱他為「外來岩塊」,主因是其岩質大部分是礫岩,和附近由珊瑚礁殘骸構成的石灰岩十分不同。
坐落附近的小尖山(石牛山)、青蛙石也都是這種大型礫岩。
比較學理的說法是,恆春半島的地質原本在海溝中沉積,主要是海底沖積扇堆積的細膩泥岩,某次地殼變動崩落入一些大型土石後,隨著地質抬升後一起浮升地表。
後來經過長期侵蝕,抗蝕力低的泥岩就被沖蝕掉了,留下這些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的礫岩,增加了墾丁地形的起伏。

我曾嘗試從不同角度、不同時間觀察這座山,他好像是如同一個人,有看不完的面向、有揭不完的面紗。
曾爬上宿舍磚瓦的屋頂,看他在夕陽餘暉中逐漸黯淡的身影;
記得那天晚上還因此逗留看星空,結果好像看到詭異的燈影幢幢,彷彿有飛碟以著不規則的飛行路徑徘徊在墾丁上空。
也在數次馳往社頂的杉林間瞥看他的側容,窺探他峰頂陡峭岩塊間與樹木的共榮,
雖然每次都有點驚險,因為蜿蜒的上坡路很可能一失神就駛出車道,總是要後面的夥伴提醒一聲拉回魂魄。
好幾次與大家去星沙灣玩水時,也都是面對著大尖山。
雙足浸泡在海水中,踩踏著尖銳刺骨的珊瑚碎屑,頭埋入鹹鹹的海水後往外灣游去,便可看見海底世界多彩的珊瑚和潮間帶生物忙碌的奔游著。
總是游到筋疲力盡、天色將黑、海水變冷才遲遲回到岸上。
要離開時回頭一望,依然還是大尖山靜靜迎著餘暉,默默守候。

天地間有所謂山盟海誓,雖然不足稱之永恆,但已是人類所無法觸及、想像,久遠的時間尺度了。
但仰望著大尖山,我覺得他彷彿鎮守著墾丁,無論這塊土地這些年來如何受我們蹂躪喧嘩,他都默默看在眼裡,
以自身的雄巍,昭示著人類永遠所無法觸及、撼動的力量。
是創造者的全能,也是天地凜然所凝成的一股正氣。

我們再吵著要蓋渡假村,誰能夠鏟去這一座山呢?
我們再如何躲在音樂廳、大街上自嗨搖滾,但誰能解讀出這山林萬獸間的寂寞?
若站在山峰俯視,也許一切真都渺如黑蟻、虛若浮雲。

即將結訓前的最後一個星期二,沒想到真有機會能靠近看看大尖山的樣貌了。
與我們要好的蟹堡,冒險帶我們上山。
他說,我曾發誓不再爬這座山,一次就夠了。
但為了完成我們的夢想,還是破戒了。當天七點,我們帶著簡單的長袖外套、多罐瓶裝水出發。
走到大尖山腳的登山口前,必須先經過約一小時在牧場中的跋涉。
沿路常有大坨乾掉的牛屎,散漫這條牧場的巷道。
雖然與牛隻相遇、漫步在廣闊無際的大草原十分舒曠,但那天陽光毒辣、履步維艱,著實耗去我們不少水分存量。
走到山腳下,巨大的石塊矗立在眼前時,也是真正的考驗要開始了。
一顆杉樹下有一個長久被遺棄的沙發椅,當時我們並不知道,這就是山友們心照不宣的登山口。

爬山的過程讓我永生難忘。
迷路、乾渴、悶熱、疲憊、擔憂、壓力彷彿都在這短短的兩小時中了。
尤其沿路有刺植物特別多,必須披荊斬棘,外套與褲子在這趟跋涉冒險都被鉤出不少毛球,
感謝有蟹堡,為我和文雅準備了手套。
否則在那最後一段的稜線上徒手與飛龍掌血搏鬥,不知道下山該再如何握繩索了。
在登頂前,那時隱隱有兩條路在我們前方,不知該抉擇往哪個方向走下去,
往前,似乎有跡可循,但是否陷入更深的迷林和巨石陣間亦未可知;
回頭,或許有徑忽略,但是否會再找到路前水源耗盡、無功而返,也是一個賭注。
還好當時我們選擇回頭了,甚至屢屢看見大冠鷲徘徊在我們重新走回的路上。
很感謝有主親自的指引。
終於我們登上了這聖山,終於看見這兩個月來自己騎著機車奔馳無數的恆春半島,
台灣的尾端,在這座山脊上盡覽無遺。
上面能夠站立、臥坐的地方不多,剛好僅容三人,
往後看是廣大的社頂高位珊瑚礁,觀海亭、凌霄亭、迎賓亭可見如星點坐落
往前是台灣海峽以及依偎在這半島上碌碌的台26線。
風很大,不斷往我們身上吹來,我們只能屈著身子,自聖山的巔峰上吶喊,
一時我心虛,心想會不會有下面的人看見我們呢?
但就如同我們看不見蟻點般的人群,我們在尖山上也是如此渺小吧。

是啊,我的人生、我的生命如此渺小,但為了我所愛這塊土地,
我要站在聖山的肩膀上學習成長。
有一天我也要回頭守護他。
2015-08-26 18.19.50

2015-08-27 14.03.57-4

聖山—少年墾丁之ㄧ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235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