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0728關山度夕
2016年七月28日, 23:49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今日守在關山等夕照撲了個空。

一片膨脹發展的積雨雲恰好擋住了日頭,紅焰般的餘暉舔了蒼穹一隅,就漸漸褪去,其餘甚麼也看不見。

許多遊客敗興而歸,過了日落時間隨即若鳥獸散,頓時平台清朗許多,視野也跟著寧靜開闊起來。

海上好像起了風暴,自西台地遠眺,濃雲之下海面波濤洶湧,水氣翻攪。

遠邊的天空打著悶雷,不斷逼近海岸,彷彿一頭巨獸從沉睡中甦醒。

很快人就都散去了,獨剩我與前來討食的幼貓,守著這片景致。

雖沒看到夕照,但觀望天空漸漸暗去,星子漸漸清晰,卻也是滿獨特的經驗。

在墾丁,光害依然有,但在稍高的平台就可以輕易看見銀河。

天空從水藍轉為蒼靛、再沉澱為深黑。星子一顆一顆地,像眼睛睜開,浮現在黑卷上,漸漸構成脈絡可循的星圖。

我打開音響讚美,突然很想與 神一起分享這個時刻。

晚禱的時候,想起很多事,也與 神悔改了很多,過程中,眼前的悶雷打得愈加頻繁,並愈實體。

冷紅的電光乍現的瞬間,顯現濃雲的輪廓,風也開始湧動,一時草木如鶴唳。

而我的上頭尚未被雲覆蓋的部分,方圓依然晴朗,星星皎潔、靜謐地閃爍著。

天空的如同被二分,突兀又相容的允許兩個氣象並存。

我忽然體會到罪與義的部分是如此的分明。而 神永遠公義的在罪之中施行權柄,進行審判。

要與 神自在且自由的相處,就必須以潔淨對待才行。

所謂的蕩減,如狂風暴雨中裡釋放雨氣、雷電般,經此過程才能化鬱結的烏雲為晴空,才能讓一切有所遮蔽的完全被解開。

禱告裡,我不斷詢問我為何來墾丁? 神為何允許我來?這趟行程 神對我的旨意是甚麼?我又有何該去完成、實踐的事?

很想要知道 神的心情,所以不斷的詢問,再次深切的悔改了。閃電在面前劈下,轟隆聲鳴動山谷。

終於有了感動和決心,提起筆,抬起指尖要好好記錄這趟心境。

老師以筆尖呼喊了十年,而我,究竟又做了甚麼呢?

0728關山度夕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2361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