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 on life


In National Concert Hall
2016年九月27日, 13:05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離開國家音樂廳,像脫離一場夢一樣。

雖是國內音樂的最高殿堂,音響很棒,卻也有其缺點、可怕之處。

廳內對不同音頻反射的速率有別。

據葉樹涵待在這三十多年的說法,小號等銅管樂器的聲音容易送到音樂廳的後方被放大,然而演奏者所聽見自己聲音的殘響卻是慢了一點。

也就是說,演奏者很容易被殘響給拖住,最後甚至可能落拍、愈吹愈慢。葉樹涵警告的說:「不要相信你聽見的,而是相信你所看見的。」

相反地,木管等樂器高音尖銳敏感,很容易傳得出去,卻無法傳遠。據說交響樂團的小提琴手尤深受其苦。

大家一開始練習就被葉樹涵訓了一頓,頻頻停下,Cake Walk走得特別艱難。整個幼獅好像一個剛湊組的烏合樂團,十分狼狽。

「不是你們技巧不行,而是你們還沒適應這個音樂廳。大家要趕快想辦法調整,走到了最後關頭,不要被這個音樂廳擊倒。」

葉樹涵老師對大家精神喊話著。

如同要攻上顛峰了,最後一哩路總是特別艱辛的。

在音樂最高的舞台,亦有其必須克服的困難。

真的如同現在是要達成空提最後的三年半,R出來前的五百天,屬靈爭戰也總是特別激烈、提升層次的路也是特別的艱辛。

真的必須全神貫注、警醒直到最後一刻。

在這裡,不是登上顛峰,就是跌得更深。

世上如此,屬靈更是如此。

In National Concert Hall 已關閉迴響。


小願
2016年九月26日, 22:31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每年寒假,師大管樂隊巡迴總是會蒞訪宜中表演。

那時的我坐在台下,像個小粉絲,對管樂其實似懂非懂,但衝著一股腦兒對管樂的熱愛,總豎著耳朵聆聽。

習慣於國小樂隊的雜亂無章,對於大學水準所吹奏出的音響備感新鮮。

豎笛剛柔交替、游刃有餘的音色;銅管彷彿熔於一器、水乳交融的奇妙共鳴。

整個樂團所製造和弦與泛音,迴盪在偌大的音樂廳中激盪不已,彷彿聽見管風琴的音色,在樂曲的末章漂亮收結。

管樂最迷人的魅力,就在於不同樂器互相搭配、齊奏所組湊出的各式聲響。

一個好的樂團,總是能創造無窮的音色變化,令人耳目一新。

當時葉樹涵在上頭指揮,神采飛揚、雄赳氣昂。每每到音樂會的尾端總有一些別出心裁的橋段,

像是木管隨著流動的快速音群如水草搖擺,銅管在熱鬧的旋律中跳起狂放的舞姿。

我往往都為此讚嘆嘖嘖,看見他們吹奏的模樣享受而應對泰然,自己也得到很多感動。

那時我內心暗自許下一個小小的夢,有一天也要進去全台灣最棒的師大管樂隊一齊吹奏!

那時台上有一個宜蘭出生,與我同一母校讀師大體育系的學姐,也因緣際會進了師大管樂隊坐在豎笛第三部吹奏。

謝幕時,葉樹涵邀請團員中的宜蘭人起身接受獻花與滿堂的喝采,那位學姊受寵若驚卻笑容滿溢。

看著他們帥氣的模樣,我內心更是羨慕不已,有為者亦若是啊!我深深希望自己有天能如同學姊站上那個位置。

這個小小的夢、小小的種子,不知就被埋在心裡藏了多久,甚至一度忘了有這樣的想望。

上了高中一樣繼續吹奏管樂,上了大學,第一個想進的社團還是台大管樂團,直到來到教會,服侍的崗位仍舊是豎笛伴奏。

直到昨天和幼獅一起站上國家音樂廳,我才忽然記起原來我曾有過這麼個心願,居然默默地達成了。

怎麼說呢,幼獅的指揮也是葉樹涵,團員中不乏師大音樂系及台灣國內各大音樂系優秀的樂手。每每吹奏其中,聽聞久違乾淨的音色與和聲,總是先深深陶醉其中。

能考進幼獅又得多謝 神的安排,來到攝理後有樂器的祝福、技巧的祝福、舞台的祝福,累積到今年八月底,所有時機就都成熟了。

神的想法真的和人的想法不同,沒想到祝福悄悄過來,一仔細瞧察,過往點點滴滴都是神的動工。

而那個曾經誇口而不怎麼以為真的承諾,竟就如此渾然達成了。

只能說一切都感謝 神。

小願 已關閉迴響。



total of 63997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