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aming Life


受保護的文章:少年夜騎
2017年十二月16日, 10:54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受保護的文章:少年夜騎 已關閉迴響。


少年外澳
2017年十二月15日, 16:49
Filed under: 尚未歸類

廣闊的大海上靜靜的放置一隻大皮鞋。

是誰闊綽的大腳遺落了?就這樣穩穩放在海邊屹立。
那個人的腳一定很厚實吧,媽媽常說要腳踏實地,這個人有這麼一雙隻渾厚的腳掌還踩得住底下來回牽索的風浪,應該也是人高馬大,昂然挺胸吧。

傻囝囡!那是個龜山島啦!

老媽高分貝的吼聲敲醒了我的幻想。不知道有多少宜蘭小孩有這樣的誤會
也許也沒有,因為從小我們就知道宜蘭外海有一座龜山島守護著這片平原。

不過從外澳看過去真的很像一隻皮鞋。你無法硬要說這是一隻烏龜。

原來龜山島是東西走向的。只有你從正南方看,他才成為一隻活靈活現的靈龜。
西高東矮的兩座火山熔岩噴發的山峰,就像烏龜的龜背與龜頭一般。遠看的人都能一眼聯想到。不只如此,若駛船靠近龜山島,島邊隨沿岸流沈澱消長的沙岸,也宛如一條龜尾,會在四季中增長或縮短,來回擺動。龜身之內,深海底蘊,板塊擠壓碰撞產生的熱源依然生生不息在運作著,硫磺孔晝夜不息吐氣,這隻烏龜並非冷血,更如哺乳動物一般,恆溫依存。

宜蘭被沖繩海槽張裂而撐開,使台灣島的中央山脈與雪山山脈間有了缺口,蘭陽溪日夜的侵蝕下將泥沙沖刷沈澱在這塊凹槽。形成了這片蘭陽平原。這塊沃壤怎麼也填不滿,因為有盆地裝著,平原的邊線與海交接沖蝕堆積來回拉拔,而成為有點弧線的樣貌。

這山與海餵養的子民就在這片平原上碌碌奔馳著,隨著所在的角度和位置不同,所遠望的龜山也有所不同。有人說他是龜,有人說他是鞋,有人說什麼都不是,就是海上的一塊大石頭。

今天已接近仲冬,外澳上所有的海域都已關閉,清一色是綿延不斷的碎浪花,層層疊疊,狼狽撲岸。據說遠方即將有強烈大陸冷氣團要來,浪被風催逼的有點倉皇,沒有氣勢,雲壓得很低。幾乎快要切齊龜山山頂。

儘管浪很疲憊,大海本性還是貪婪的。有人撿了一塊寄居蟹貝殼,將他輕輕放在高潮線上,不過幾秒間浪花鋪蓋捲走那塊殼,又隨即輕輕退下。
結果那塊殼就不見了。
無聲無息又不著痕跡,好像誰突然沒收了這一切。沒有轉圜的餘地,沒有談判的權利,沒有改變的可能。

剛剛大海是伸出了手嗎?我有點無法置信的看著一切發生。

隨即我決定也做些測試,有塊被截斷的木樁遺落在我的腳拗邊,我撿起他,也把他丟向海岸前方,一開始浪還無法舔舐到那隻木棍,於是我又前進一點,將那之外木棍丟得更深,然後我看見浪潮來了卷夾著泥沙,又是輕輕地把他覆蓋,推移。然後像一種很熟練高超的技巧,就將樹枝擄去。

目睹著這無常,卻更感受到自己的無能為力,因為在大海面前我手無寸鐵毫無生存的能力。
人好渺小,無法抵住一切的失去;人也好脆弱,天地偌大卻無處可脫離神所掌握的密網。

內心如流水穿出山谷流向平灘,卻四處橫淌,走無定道。縱使知道該收回的會收回,該繳交的必繳交,但在那鬆手之際,卻還是好難好難。

誰會紀念這些輕狂與難割捨的錯誤呢?




total of 109249 visits